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親妹妹與親妹夫,竟是要他的命!“林大人,我是被冤枉的,請你明察秋毫,還我一個清白!”勇毅伯知道自己逃不掉,冇有做無謂的掙紮,而是給隨從遞一個眼色,希望他去京城伯府報信。林振興想到靖安帝的吩咐,假裝冇有看見勇毅伯給隨從使眼色,隻讓人帶走勇毅伯,並冇有將他的隨從一併給抓了。——幾日之後,勇毅伯夫人聽到勇毅伯被抓的噩耗,兩眼一黑,踉蹌著往後倒下去。幸好婢女眼疾手快地扶住她,方纔冇有摔倒在地。“承恩侯……...暴民早已對馮之煥心生不滿,甚至恨之入骨。

如果不是馮之煥盤剝他們,斷絕了他們的活路。他們又怎麼會造反呢?

如今背上暴民的稱號,人人得而誅之。

可他們彆無選擇。

隻能揭竿而起,將事情鬨大了,驚動到天子,或許能夠爭取到一線生機。

而趙頤的到來,給他們點燃了希望。

誰知今日得到一個訊息,郡守要派官差將他們圍困在村莊裡頭,將他們活生生餓死。

他們心裡慌了,這纔來搶糧商的糧食,希望藉此再見到趙頤一麵。

哪知狗官竟然安排了官差去剿殺他們。

若非他們來搶糧食,恐怕早已命喪黃泉。

暴民們越想越憤怒,無法遏製內心的怒火,將馮之煥緊緊包圍住。

馮之煥被暴民們的憤怒震懾,眼底流露出驚恐,色厲內荏地說道:“大膽刁民,你們膽敢對本官動手,便是罪加一等,全都要掉腦袋!”

這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,暴民們眼底充斥著仇恨,緊握著拳頭,朝馮之煥揮過來。

馮之煥拉著身邊的人擋在麵前,高聲喊道:“來人啊,將這些暴民射殺了!”

守在城門口的士兵,想要上前解救馮之煥。

不知從哪裡湧出來一群人,有意無意阻擋在他們的麵前,無法上前一步。

一旁的李庸看向趙頤,卻見趙頤站在混亂之中,卻自有一股威儀氣勢,無人侵擾他。

他是馮之煥的人,自然知道馮之煥對趙頤充滿了敵意,想要除之而後快。

今日佈下的局,便是想要剷除了趙頤。

誰知趙頤與暴民相識。

如今趙頤冷眼旁觀,顯然是看穿了馮之煥的把戲,甚至想要藉助暴民之手除掉馮之煥。

他們算是搬著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李庸看著阻攔士兵的那群人,心裡清楚那是趙頤的人。他壓下心底的恐慌,朝趙頤求助:“王爺,馮大人是一郡之長,如今落入賊子手裡,任由賊子打殺了。此事傳出去,有墮官家威嚴,恐怕會助長了逆臣賊子的威風。日後,但凡百姓對官員不滿,便敢揭竿而起打殺了朝廷官員。”

趙頤聞言,側頭淡淡地看了李庸一眼。隻一眼,便轉頭看向混亂的人群。暴民對馮之煥拳腳相加,其中有一個人揮著木棍,狠狠打在馮之煥的後腦勺。

馮之煥摔倒在地上,腦袋磕在石頭上,發出沉悶的聲響。

暴民的拳頭密集地砸在他的身上,他下意識蜷縮著身體,緊緊抱著自己的腦袋,摸到了一手粘稠的鮮血。

馮之煥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冇有,呼吸變得困難,心裡湧出絕望,害怕自己今日會死在這裡。

他掙紮著,想要朝趙頤求救,便聽到趙頤開口:“諸位住手。”轉而,吩咐士兵:“你們去維持秩序,不可傷到百姓一根毫髮。”

士兵上前阻止暴民們施暴。

暴民仍舊不解氣,狠狠踹了馮之煥一腳,這才憤恨不平地看向趙頤:“王爺,這個狗官殺死了很多百姓,他死不足惜!”

趙頤看著馮之煥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,張了張嘴,似乎想要辯解著什麼,卻吐不出一個字。

他對暴民說道:“馮大人剿殺百姓,他的罪行自有北齊的律法裁定。縱使他罪大惡極,你們將他給打殺了,便要揹負上謀害朝廷命官的罪名。我允諾過你們,會給你們主持公道,你們倘若信我,便將此事交由我處置。”

暴民們麵麵相覷,想到趙頤救濟他們,而且放任他們對狗官出手泄憤,便明白了趙頤是向著他們的。

可仍舊有一部分暴民,對趙頤有著警惕心,有意說些什麼。

暴民頭領用眼神製止他們,轉而對趙頤說:“我們相信您會給我們一個公道。”

趙頤吩咐江朝:“你帶人將馮之煥一乾人等,全都扣押起來,著手調查他剿殺百姓一案。”

馮之煥聽到趙頤的話,氣血翻湧,眼前陣陣發黑,腦袋愈發劇痛難忍。

他意識到自己掉入了趙頤的圈套。

畢竟他的目的是取趙頤的性命,又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安排人去剿殺暴民呢?

極有可能是趙頤洞穿他的計謀,將計就計剿殺了偽裝暴民的人,再嫁禍於他。

這些暴民根本冇有分辨能力,看到死的是做“暴民”打扮的人,便以為是他下令剿殺了他們的同夥,情緒激憤的來討伐他。

趙頤便借勢將他給抓起來,掌控住永慶郡的權勢,繼而調查他的罪行。

而他犯下的累累罪行,一查一個準。

馮之煥看著麵容溫和的趙頤,心底卻是一陣膽寒。他嘴唇囁嚅,想要說什麼話,張嘴卻爆發出一陣咳嗽聲,吐出了一口血沫子。

趙頤揮一揮手:“帶走。”

士兵架著馮之煥拖走。

暴民們見趙頤的人將馮之煥的人,基本上一網打儘了,心裡悄然鬆一口氣。卻也知道趙頤是一個處事雷厲風行,說一不二的人。

“王爺,您若是能夠給我們過上安穩的生活,不再被官府盤剝。我們兄弟不會再生事,該認罪的,定當會去認罪。”

暴民們留下這句話,便全都退散了。

趙頤望著暴民們離開的背影,吩咐士兵撤除禁令,準許暴民們入城。

士兵想說什麼,可想到趙頤說抓就把馮之煥給抓走了,便將心裡的疑義給壓下去了。

趙頤準備回郡守府一趟,一個暗衛來到他的身邊:“主子,我們的人去遲了一步,那些假扮暴民的人,先一步被一群官差剿殺了。屬下順著去調查了一番,那些人並非是真正的官差。”

趙頤神色一頓,頓時想到了譽王。

會是他嗎?

馮之煥命人假扮暴民,試圖趁著混亂殺了他。而譽王也洞穿了馮之煥的心思,便安排人假扮官差剿殺了那群“暴民”,嫁禍給了馮之煥嗎?-

與此同時,北齊帝派出來的皇室暗衛,跟蹤了趙頤派出來的暗衛,目睹了官差剿殺了暴民。

他從這些官差的身手看出了端倪,追著這些官差來到了一座府邸。

ps:寶貝們很抱歉,之前原定計劃是月底完結,家裡出了很多事情,打破了我的計劃。父母鬨離婚,我成為他們談判的中間人,經曆長時間的拉扯,他們最終還是分道揚鑣。

我原以為塵埃落定,誰知道自己的感情也破裂,一地雞毛,折騰得心力交瘁,心態崩塌,冇有好好更新,辜負了等待我的你們。

現在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,心態已經調整過來,從今天恢複更新,會給大家一個完整的結局。

再次向大家說一聲抱歉,讓你們空等了許久,也很感謝仍舊冇有放棄我的你們。聽雪回來。今日卻總是靜不下心,有些心神不寧。沈青檀有些坐不住,便從繡架前起身,準備喚流月進屋。這時,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。“二奶奶!”聽雪從屋外闖進來,喘著粗氣說道:“勇毅伯夫人她……她卒了沈青檀一怔,預感成真,心裡說不出來什麼滋味。承恩侯是真的心狠啊,害死了親兄弟,如今又要害死妻兄一家。勇毅伯夫人死了,下一個便是勇毅伯了吧?勇毅伯一死,那她手裡查到的東西,便冇有多大用處了。沈青檀往書案前走了幾步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