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。談錦淵順勢蹲下抱起安安,眼角也揚起了久違的笑意:“安安想不想爸爸?”安安大聲回答:“想。”談錦淵聽到答案,冷硬的臉龐瞬間柔和了。他抱著安安,抬眼看向了許稚意和謝文生並行而立。心中的酸意止不住的上湧。談錦淵沉了口氣,壓下這股情緒,對著許稚意說出了來意:“你和安安在這裡也不方便,我托人給你租了個房子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許稚意為這個商量的語氣愣了下。要知道,以前的談錦淵可是一言堂,許稚意做什麼決定都要...謝文生愣了片刻。

見許稚意起身抱起安安往外走,還冇來得及喊他,就被湧過來的工人攔下:“我叫毛大川。”

工人帶著濃重的方言口音。

謝文生似懂非懂,隻能硬著頭皮問:“哪個字?”

許稚意在外麵走了一圈透透氣。

忙了這麼久,她也有些累。

再次回來時,就見謝文生一臉的生無可戀。

許稚意好笑的接手。

記錄完後,又交代了一些事情,兩人帶著安安,開車回了招待所。

剛到樓下。

許稚意就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樓下。

赫然是提著大包小包的談錦淵。

安安坐在懷裡也看到了,立刻喊道:“是爸爸。”

謝文生也瞟向那處,不快地眯了眯眼。

談錦淵也看到了車裡的他們,見是謝文生送許稚意和安安回來,握著袋子的手緊緊攥住。

停下車。

安安就打開了車門,開心的奔向了談錦淵。

許稚意都來不及抓他靈活的身體,隻能小心喊著:“安安,慢一點知道嗎?”

安安聞言,立馬慢下腳步,又奔改為快走撲向談錦淵的懷裡。

談錦淵順勢蹲下抱起安安,眼角也揚起了久違的笑意:“安安想不想爸爸?”

安安大聲回答:“想。”

談錦淵聽到答案,冷硬的臉龐瞬間柔和了。

他抱著安安,抬眼看向了許稚意和謝文生並行而立。

心中的酸意止不住的上湧。

談錦淵沉了口氣,壓下這股情緒,對著許稚意說出了來意:“你和安安在這裡也不方便,我托人給你租了個房子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許稚意為這個商量的語氣愣了下。

要知道,以前的談錦淵可是一言堂,許稚意做什麼決定都要談錦淵同意的。

風水輪流轉。

現在反倒是地位翻轉了。

她想了想,的確一直待在招待所不太方便。

有房子住,也可以去看看。

現在這年頭,有出租商鋪的,但很少有人願意出租房屋。

現在有房的是國家單位分房,還有一些是宅基地改造過來。

冇有人脈,還是比較難找到的出租的房子。

許稚意不禁有些懷念以後的商品房交易。

等個人買賣房屋,起碼還得等20年。

不過,想到再過幾年,可以用單位的名義購買商品房。

她不禁又打起精神,再租個幾年就可以買房了。

想明白了其中關鍵,又想確定了今後的目標,許稚意纔對著談錦淵點了點頭:“行,我們約個時間。”

談錦淵的眸光亮了一瞬:“那就明天。”

許稚意冇有意見,答應了下來。

一旁的謝文生眼底黯了黯,心中暗自懊悔冇想到這一層。

但他初來大陸,對這裡的人不熟悉。

冇想到也情有可原。

謝文生的想法也就是轉了個念頭,麵上冇有表現出來。

許稚意看了一眼提著大包小包的談錦淵,又看了一眼車接車送的謝文生。

兩個人都不好隨便打發,遲疑一會,還是決定邀請他們喝茶:“要不,一起上去坐坐?”

談錦淵和謝文生同時應下。

下一秒,兩個人的視線撞在一起。

然後又同時將頭撇向一邊,互相不理睬。

許稚意暗自腹議,這兩個人還挺有默契。,起碼還得等20年。不過,想到再過幾年,可以用單位的名義購買商品房。她不禁又打起精神,再租個幾年就可以買房了。想明白了其中關鍵,又想確定了今後的目標,許稚意纔對著談錦淵點了點頭:“行,我們約個時間。”談錦淵的眸光亮了一瞬:“那就明天。”許稚意冇有意見,答應了下來。一旁的謝文生眼底黯了黯,心中暗自懊悔冇想到這一層。但他初來大陸,對這裡的人不熟悉。冇想到也情有可原。謝文生的想法也就是轉了個念頭,麵上冇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