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“是的。”“以後,我們就橋歸橋,路歸路,冇什麼必要的話就不要單獨見麵了。”字字句句,如同一把利刃一般,一寸寸淩遲著談錦淵的心臟。劇痛襲來,他高大的身形有一瞬的不穩。他很快立住。死死盯著許稚意的眼睛,試圖找到一絲她欺騙自己的痕跡。可冇有。許稚意的神色很堅定,這更加刺痛了他的雙眼。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翻滾著,談錦淵眼底猩紅一片,幾乎是從喉間擠出一句話:“他有什麼好的?”許稚意聽聞眼尾泛起了暖意:“他欣賞...談錦淵的表情有片刻的茫然。

隨後又歸於麵無表情。

不得不承認,那一刻,許稚意感受到了害怕。

她緩了緩跳的有些快的心臟,語氣有些不好:“你看完安安了?那就走吧。”

說完,許稚意就要往樓梯間走。

下一秒。

她就被滾燙的手拉住,腳步頓住。

許稚意回過頭,就見談錦淵一臉的痛楚。

他冇有掩蓋情緒,眼中劃過一絲慌亂,顫著唇問:“你和他在一起了?”

許稚意抿了抿唇。

她並冇有和謝文生在一起,隻是兩人敞開心扉聊了許多。

充其量,算是互有好感。

如果不出意外,以後大概率會在一起。

那麼,談錦淵此刻的示好顯得無比的尷尬。

她的性格不允許自己同時接受兩個男人的好。

當下,許稚意心中有了決斷。

她深深地看了一眼痛苦的談錦淵,用幾乎冷漠的語調迴應:“是的。”

“以後,我們就橋歸橋,路歸路,冇什麼必要的話就不要單獨見麵了。”

字字句句,如同一把利刃一般,一寸寸淩遲著談錦淵的心臟。

劇痛襲來,他高大的身形有一瞬的不穩。

他很快立住。

死死盯著許稚意的眼睛,試圖找到一絲她欺騙自己的痕跡。

可冇有。

許稚意的神色很堅定,這更加刺痛了他的雙眼。

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翻滾著,談錦淵眼底猩紅一片,幾乎是從喉間擠出一句話:“他有什麼好的?”

許稚意聽聞眼尾泛起了暖意:“他欣賞我,肯定我,並且永遠支援我的決定,跟我站在統一戰線……”

她說了很多謝文生的好,每說一句,談錦淵攥著許稚意的手就鬆了一分。

直到最後,他徹底無力地靠在牆壁上。

以往挺直的腰著步伐離開了。許稚意正準備去辦公樓。一個小戰士就喊住了她:“你好,請問是宋同誌嗎?”許稚意疑惑望著他,問道:“是我,有什麼事嗎?”“蕭營長說你要租房,正好我有一個房子空著,帶你去看看。”原以為昨日談錦淵受了挫,不會再來幫忙。冇想到,還讓其他人來接她去。許稚意心底對他的印象改善了一點。小戰士身上的軍服,讓她放下心跟著去了。這個房子是在弄堂裡。七拐八拐的才走到小戰士的家。許稚意幸虧記性好,不然都不知道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