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的懲罰嗎?給了我守在你身邊的機會,卻讓我連觸碰都做不到。江臨沭終於抬起了手,指腹按在我的紅痣上,眼神卻一點點冰冷。他語氣嘲諷至極:“她那種利慾薰心的人,怎麼會捨得死。”他輕微的話化作細尼龍繩將我的心纏緊,而兩端又被人扯住,將我的心割為兩半。一半清清楚楚明白他對我的憎惡,另一半卻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和害怕。期待他發現這具無人認領的屍體是我,害怕他發現麵目全非筋斷骨折的是我。期待他能親手解開所有真相還我清...冷凍室裡寂靜的連呼吸聲都輕微起來。

我眼睛一瞬酸澀,幾乎不敢去看江臨沭的表情。

我心裡隻有一個念頭:他終究還是知道了。

我盯著他垂在身側微微發顫的手,心尖一點點顫動起來。

他在為我悲傷嗎?

我下意識伸出手想牽住那雙溫暖的手,卻忘了我自己的處境。

我的指尖就這麼劃過他的肌膚,帶不起絲毫波瀾。

我怔然看著自己的手,不由苦笑。

江臨沭,這是上天給我的懲罰嗎?

給了我守在你身邊的機會,卻讓我連觸碰都做不到。

江臨沭終於抬起了手,指腹按在我的紅痣上,眼神卻一點點冰冷。

他語氣嘲諷至極:“她那種利慾薰心的人,怎麼會捨得死。”

他輕微的話化作細尼龍繩將我的心纏緊,而兩端又被人扯住,將我的心割為兩半。

一半清清楚楚明白他對我的憎惡,另一半卻有不切實際的期待和害怕。

期待他發現這具無人認領的屍體是我,害怕他發現麵目全非筋斷骨折的是我。

期待他能親手解開所有真相還我清白,害怕他永遠將我釘在叛徒的恥辱柱上。

我看著自己的屍身,無邊的苦澀從胸口噴湧而出,衝的我鼻腔越來越酸。

其實我不怪江臨沭冇發現那是我。

因為如果不是我清楚自己的私密體征,我也不敢相信那是我。

我愛漂亮,但屍體浮腫難看的不成樣,就連手指都血肉模糊。

我愛乾淨,但屍體的指甲縫裡滿是汙泥,在結了冰的白霜下更顯肮臟。

我無數次問過自己,為什麼我死後會變成這樣?

可無論我怎麼回憶,都想不起來我臨死前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推門聲將我的思緒打斷,喻裕城徑直走進,雙眼緊盯著冰櫃。

“臨沭,檢測的怎麼樣?”

江臨沭臉色已經恢複了平靜,他低頭在體征單上寫著什麼。

【死者腕部存在淡黃色切割傷,肌腱和韌帶嚴重受損……】

喻裕城骨折的是我。期待他能親手解開所有真相還我清白,害怕他永遠將我釘在叛徒的恥辱柱上。我看著自己的屍身,無邊的苦澀從胸口噴湧而出,衝的我鼻腔越來越酸。其實我不怪江臨沭冇發現那是我。因為如果不是我清楚自己的私密體征,我也不敢相信那是我。我愛漂亮,但屍體浮腫難看的不成樣,就連手指都血肉模糊。我愛乾淨,但屍體的指甲縫裡滿是汙泥,在結了冰的白霜下更顯肮臟。我無數次問過自己,為什麼我死後會變成這樣?可無論我怎麼回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